亚虎官网

Banner图片
您当前所在位置:主页 > 首页动态 >

肠粉生煎包……叫醒你的是城市早餐

作者:亚虎官网 2020-12-06 12:25 浏览次数:

  有句话说,叫醒你的不是闹钟而是梦想。最近看美食纪录片《早餐中国》第三季时总想说“叫醒你的不是闹钟,而是城市早餐”,也每每想立刻出发,为祖国各地的特色早餐打卡。这些年每次外出旅游,在异地他乡的清晨,总能起个大早,兴致勃勃地到街边巷角吃上一顿地道的当地早餐,味蕾记忆成了我对陌生城市的第一印象。

  早餐丰富之最当属广州。如果你行走在广州的老城区,如西关荔枝湾一带或海珠同福路附近,清晨的粥粉面店里,一个个小锅在煮着生滚粥,一碗碗热气腾腾的生滚粥是广州人早餐首选之一,外加一碟油条,就是一顿“醒神”早餐。食量大的,还会点上一碟肠粉。

  而最让人津津有味的是精致又花样繁多的广式早茶。大约为六类:一是荤蒸,如凤爪、排骨、糯米鸡等;二是甜点,如椰丝挞、芙蓉糕、椰丝球、豆沙酥、水晶饼、叉烧酥等;第三是小笼蒸。像虾饺、腐皮干蒸、香茜海鲜包等;第四是大笼蒸。如叉烧包、奶黄包、玫瑰豆沙包、莲茸包、鲜肉包等;五是粥类。如艇仔粥、鱼生粥、鸡生粥、及第粥、皮蛋瘦肉粥等。六是煎炸类,如煎饺、炸春卷、炸云吞、煎萝卜糕等。去了广州才知道,原来早饭也可以如此奢华丰富。

  对大多数上海人来说,当家早点依然是大饼、油条、阳春面和粢饭,称之为“四大金刚”。粢饭有两种,一是油炸的,也叫粢巴,可以蘸糖,也可以不蘸,外焦里糯;另一种是粢饭团,糯米团里放上油条或炸焦圈,捏碎,加白糖后用湿布攥成椭圆形的团子即可。粢饭团一般与咸豆浆同吃,味道更好。上海的咸浆是先在碗底放好碎油条、榨菜末、虾皮、紫菜、几滴酱油和醋,关键是这几滴醋,豆浆遇醋,即分解成豆花状。如果爱吃辣的,可以再放上几滴辣椒油。

  当然,最寻常的沪上早餐还离不了小巷里弄的生煎包配小馄饨,深藏着一份生活里的烟火气。

  要说北京的早点,就像这里的四季分明一样,五味杂陈。比如夹杂着酸臭味的豆汁儿,是很多老北京的最爱,可惜我至今仍不敢恭维。虽然梁实秋在《雅舍谈吃》里说:“不能喝豆汁儿的人,算不得是真正的北平人。”

  倒是被人称为“浆糊糊”的面茶,近两年来屡试不爽。袁枚在《随园食单》当中记载了面茶的制法:“熬粗茶汁,炒面兑入,加芝麻酱亦可,加牛乳亦可,微加一撮盐。”汪曾祺也曾写过食用面茶的场景:“糊糊状,颜色嫩黄,盛满一碗,撒芝麻盐,以手拖碗,转着圈儿喝,会喝面茶的都不使勺筷,都是转着碗喝。”吃面茶重在三个字:层次感。

  北京人一句“早啊,吃了吗您?”就着清晨六点半几声清脆的鸽哨,顶着数九寒冬刺骨的寒意,扎进胡同,点碗面茶,趁热吸溜;或者来一碗豆汁,一碟炒肝,配上咸菜,焦圈儿来仨,添上一碟辣椒油,这就是老北京的晨间味道。

  南京的早餐花样繁多,汤包、鸭血粉丝汤、糖芋圆、鸭油烧饼……金陵到处都是“古早味”。

  传说中,没有一只鸭子能活着逃出南京。除了鸭肉,南京人连鸭架、鸭内脏、鸭血都能充分利用,做出美味的鸭血粉丝汤。一碗鸭血粉丝汤,就能唤醒你迷糊的清晨。而“轻轻提,慢慢移,先开窗,后喝汤”的汤包,更是鸭血粉丝汤的好搭档。

  此外,老南京们还会选择沾满芝麻的鸭油烧饼、肥而不腻的小排面、食材丰富的大碗皮肚面、香脆的牛肉锅贴、外香内甜的麻团、味道浓郁的烤鸭粥、咸口的烧麦和甜口的青菜包子等,作为钟爱的早餐。

  到了西安才知道什么叫“碗大”,西安人美好的一天是从一大碗肉丸胡辣汤开始的。牛羊骨熬汤,汤里加入牛肉丸子和蔬菜,勾芡而成。吃的时候,无论是配着白吉馍还是肉夹馍,一口汤一口馍,这是西安人清晨最盛大也最简单的幸福。

  四处有油茶,各地有麻花,但能把两者完美融合在一起的,似乎只有西安。将麻花泡在油茶里,待到绵软后再食,此时油香、面香和着嚼碎的芝麻、杏仁、黄豆、花生干果的香味,可一同把饥饿的感觉一扫而尽。

  有言道:给西安人一个馍,他可以夹下全世界。有一种肉夹馍叫腊牛肉夹馍,还有花干鸡蛋夹馍,土豆片串串夹馍……我在西安吃的最难忘的肉夹馍,是“魏家凉皮”出品的。

  其实,早餐这一美食窗口,不仅有饱腹之用,还带着城市独特的滋味与气质,述说着城市的人文情怀。对于不同地方、不同年龄的人,我们都有着自己独家记忆的早餐,那是最具幸福感的存在,也潜藏着城市的美味密码。

  如今,我们身处城市,想吃到世界各地的美味都轻而易举,唯独家乡早餐的味道,在大城市难以寻觅,即便有几个来自家乡的味道,但总感觉有什么不对。有些幸福,是从一天的早餐开始的;而有些满足,也只有家乡的风味小店才能给你。天寒地冻,就让一份元气满满的早餐,唤醒我们的美好记忆和快乐幸福吧。


亚虎官网